🔥🔥🔥🔥

(ಠ .̫.̫ ಠ)

【瑜洲HE】追星狗洲×明星瑜(下)



面基的地方在市中心商圈的一家小餐馆,许魏洲开着车找了半小时的车位,赶在一辆车刚退出来时岔了进去。
这种粉丝面基,来的九成都是小姑娘,许魏洲多年来习惯了,还给女孩儿们都带了点小礼物。
大家边吃边聊,因为都是唯粉,一些话说着说着就又说到了那矮子明星上,各个越说越激动,把自己听来的黑料跟倒垃圾一样说一通,然后其他人“诶诶诶我也听过”地附和。
许魏洲拿了个螃蟹在啃,表面上不说话,但心里听着矮子的黑料特高兴。
对于那件绯闻,黄景瑜连澄清都没出来澄清,许魏洲忍不住好奇心上晋江小粉红看了一堆料,看的心如刀绞,烟都抽完了一包。
面基完有人提议去唱歌,许魏洲想着明天不上班便答应了,谁知他这一答应,差点搞出了个女朋友来。
那是在唱歌的时候,本来他坐在角落视奸黄景瑜朋友圈,突然有个妹子走过来,许魏洲赶忙把手机锁了,接过她递来的饮料。
这妹子他有点印象,是另一个站子的站长,好像昵称叫牙牙来着,只不过那个站子不大,所以他们一起去过的活动也不多。
许魏洲看她欲言又止,笑着问道:“怎么了?要来磕屎吗科科科科……”
“不是啦,”牙牙被他这么一搞,没忍住笑了出来,说:“我,我跟她们玩游戏输了,选了大冒险…”
“然后?”
牙牙突然一弯腰,搂着许魏洲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然后娇羞着跑了回去,留下脸都被吓白了的许魏洲。
那边女生笑作一团,鲸鲲大站站长的帅在粉圈受欢迎程度仅次于黄景瑜这位正主,每次用私人账号发自拍都能有好多转发评论的。
至于能亲一口这位站长的美颜,那简直,还是很爽的了。
许魏洲找了个借口偷偷溜出去洗脸,不管怎么说,又不是他女朋友,他还是有点嫌弃的。
面基结束的时候那个牙牙又凑了上来,许魏洲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一点,这牙牙掏出自己手机,笑得甜美,说:“加个微信吧,以后活动也方便联系,来,你扫我的。”
人姑娘都这么说了,许魏洲也不好拒绝,便跟她加了微信。
牙牙还真的公事公办,回去就跟他热烈讨论了接下来几场活动的应援,许魏洲这才打消了他自己猜测的那些东西。
这晚他又做梦了,梦里的黄景瑜跑到他家门口来找他,还抱了一大把玫瑰花,他从猫眼里看到便欣喜若狂地开门,开了门才发现那矮子也在,还特么跟黄景瑜十指相扣!
许魏洲被气醒了,抓着枕头狂砸了一通,然后点了根烟,拍着自己的钻石心,道:“梦都是反的,平常心平常心。”
然而第二天的活动……黄景瑜跟那个矮子……居然同台了……同台?!!
许魏洲头顶冒青烟,那些cpf的微博防都防不过地被刷到他首页,他终于没忍住,上小号把矮子的黑料通通转发了一遍。
生气!很生气!同台就算了,这黄景瑜,像是怕他不够生气一样,还故意跟矮子站在一块儿,团队不是说撕标签的吗?这撕个鬼啊。
当天便真有不少唯粉脱粉了,许魏洲鼻子里喷着气,把自己压箱底的照片全发了微博,就为了吸引注意力。
团队负责联系站子的工作人员跟他发了微信,让他去安抚下民心,许魏洲气血攻心,先逮着这人喷了一通,然后在黄景瑜去北京拍戏那天,提着一盆仙人掌去送了机。
当时他进了关内,可能因为同台那件事的原因,唯粉去的极少,休息室门口一窝一窝跟猪崽子似的全是cpf。
许魏洲有不可言说的小关系,成功潜入了休息室。
他提着他的仙人掌进了黄景瑜那间,在他经纪人和助理的注视下“咚”一声把花盆放在了他们面前的桌子上。
仙人掌的刺上插了一张纸条,黄景瑜看看许魏洲,把纸条摘了下来。
「大屁眼子。」
助理怕自家老板被上边的刺扎到,伸出手想把花盆拿开,却抢先被黄景瑜挡住了,他抱着花盆,也不怕那刺,笑着对许魏洲说:“收下了,谢谢啊,等开了花我拍给你看。”
许魏洲翻了个白眼,直接挂着大炮出去了。
结果却因为这件事,许魏洲被cp挂上了微博。
黄景瑜在酒店里看着这条又长又臭的小作文,看完了,便拿起手机给经纪人打电话。
“封号?”经纪人想不通,说:“不就粉丝间一个撕逼吗,也没黑你,没必要封了吧……”
黄景瑜说:“封,没的商量。”
那cp挂许魏洲说他打扰正主休息,说他倒贴,还说他追私,号称自己手上有十足的证据,希望许魏洲被开除粉籍,当然了,最后她也没忘加上一句:“果然毒唯素质低。”
当天晚上这账号就被封了,许魏洲被疯狂轰炸的微博也得到了一会儿的清闲,然而下一刻,他干脆被冠上了“卑鄙无耻不让人骂就封号”的罪名。
哟,真是哔了狗,许魏洲四仰八叉躺在沙发里,也懒得搭理这些闲人,他抱着电脑把组里分配的一个小短片剪了,便打算去洗澡睡觉。
手机提示音响了一声,许魏洲想着估计又是星饭团上线提示音,没搭理,拿了东西进去洗澡。
洗澡过程中他隐约听到手机铃声响了好几次,在第三次的时候终于不放心裹了浴巾出去接电话。
来电人:黄景瑜……
许魏洲揉揉眼睛,这还是他之前找黄牛买来的号码,为了麻痹自己还加了个备注。
然而……不对,黄景瑜怎么知道他号码的??
许魏洲接了电话,中气十足的一声“喂”愣是把对方震得暂时没能出声。
“说话啊!假的吧你,不说话我挂了。”
“诶诶诶等下,”黄景瑜赶紧喊出了声,“我是真的,你别挂。”
这回轮到许魏洲没声了,他心里几个声音同时叽叽喳喳:“怎么肥四,爱豆亲自打电话?”
“不,一定是现在才反应过来仙人掌上的小纸条啥意思,所以打电话来兴师问罪了。”
“不不不,一定是突然要告白我。”
这句话立马被其他声音盖了过去,许魏洲最后总结:“黄景瑜一定是来找茬的,完了真要被开除粉籍了。”
“洲洲,挂你的那个人我封号了,你别在意她说的啊。”
说到这个许魏洲就来气,他憋了很久,不想再憋了,道:“我一直想问你,你到底是不是直男?”
黄景瑜回答的理所当然:“我是啊。”
“是直男你跟个同性传屁的绯闻啊?你不知道现在媒体都怎么标榜你吗?你要真喜欢那人你就直说,别一阵一阵折磨我们行不行!”
许魏洲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,说完话气得喘息的声音都在微微发抖。
黄景瑜愣住了,他一直以为这些如同开玩笑一般的绯闻许魏洲不会在意,可谁知……看他这样子,感觉如果自己现在在他面前,可能都要被掐着脖子狠狠质问。
“我……”他刚准备解释,却被许魏洲打断了。
“不好意思,我有个电话进来,一会儿再打给你。”
许魏洲转接了电话,接起来才发现这是牙牙打来的。
牙牙打着后援会的旗号来,想约他周末一起找个地方商量下一场舞蹈大会应援的事,许魏洲以为她也约了其他站子的人,便果断答应了。
打完电话,他也懒得再给黄景瑜打回去,大明星那么忙,哪有空管他一个小粉丝的情绪。
可怜了黄景瑜眼巴巴抱着手机等了一晚上,也没等来说好的回电。
第二天黄景瑜十分盐地出现在上海机场,周身气压都很低,被粉丝踩了鞋甚至连说都不屑于说了,直接一个回瞪,瞪得人小姑娘差点被吓哭。
他就差脑袋上插一个「巨凶」的牌子了,再加上在机场没看到那位大眼睛男粉的身影,更是对谁都没有好脸色。
今晚他约了朋友去喝酒,这段时间太忙,都没能跟他们聚聚,正好今天心情不爽,借酒消消愁。
下午七点,许魏洲到了地方才发现只有牙牙一个人,他奇怪道:“其他人呢?还在路上吗?”
牙牙笑着把点好的鸡尾酒推到他面前,说:“她们不想联合应援,就我们两个站子吧。”
许魏洲点点头,喝了口颜色鲜艳的鸡尾酒,这个点还没到酒吧最嗨的时候,人也不算多,乐队还没来,正好适合讨论。
牙牙说坐在对面不好讲,便站起身坐到了许魏洲身边,一开始还好,后边越挨越近,时不时就突然凑过来跟他一起看手机。
许魏洲这才有点儿反应过来,面露尴尬,又不好明说。
正在这时,他目光被门口的身影给吸引了过去,牙牙顺着他的目光一看,没忍住直接“啊”一声叫了出来。
好在酒吧人已经渐渐变多,这一声立刻便被响起的音乐压了下去。
黄景瑜戴了口罩和棒球帽,露出的眼睛依旧让许魏洲这种真爱粉一眼就能认出来。他不是一个人来的,跟他一块儿的还有两个男的,其中一个许魏洲知道,这男的以前是个厨师,后来突然发现自己还有做衣服的天赋,便开了家淘宝店,生意还挺好。
不过许魏洲不大喜欢他,这人吧,长得就凶神恶煞的,还老喜欢在微博上发小视频怼完这个怼那个,许魏洲收回目光,可惜牙牙却收不回来了。她惊喜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,嘴巴张了半天没合上,同时激动地都忘了拿手机。
黄景瑜跟着朋友一起进了里面包间,许魏洲把最后一口鸡尾酒喝完,对牙牙说:“很晚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牙牙看上去有些不想走,说:“我们去里面找鲸鱼吧?悄悄的,就跟他合个影就走。”
“别了吧……这私人活动。”
牙牙没管这些,已经拿上自己包追了过去,许魏洲没办法,只能跟上她。
老板是黄景瑜的朋友,给他专门安排了带ktv设备的包间,居然还叫了几个小姐进去陪。
许魏洲转过走廊就看到那些小姐的身影,牙牙也看到了,两人都万分震惊,但腿还是没克制住好奇心继续往前走。
包房门紧闭,牙牙再胆大也没大到敢直接推门进去,许魏洲只能硬着头皮陪她一块儿等。
他们躲在拐角处,有人过来就缩头,人走了再伸头,中间还看到跟黄景瑜一块儿的另一个男的出来上了个厕所。
等了大概能有一个小时,许魏洲终于看到了黄景瑜迈出来的那只脚,一瞬间他比牙牙还激动,立马冲了出去。
然而冲出去才发现黄景瑜手里还拉着个人,但现在刹车已经来不及了,许魏洲顺着惯性冲到了黄景瑜面前。
黄景瑜是出来赶人的,他把黏着他烦了好一会儿的小姐轰了出来,抬头就看到自己烦恼的源头站在面前。
牙牙还躲在拐角,眼睁睁看着偶像把许魏洲一把拽进了屋。
完了完了,是不是要收拾她们追私行为,牙牙吓得冲上去狂敲门,要死一起死,这帅哥站长她还没钓到呢,不能就这么被抓了。
黄景瑜喝多了,这是许魏洲的第一感觉,因为现在,黄景瑜竟然……把他抱到腿上坐着。
许魏洲被炸懵了,老老实实仍由黄景瑜搂着腰。
其他几个人看他出去这么一会儿功夫,竟绑了个人回来,再一看这人,呵,浓眉大眼,确实比刚刚出去的妞好看不少倍。
其中有一个半开玩笑地问黄景瑜:“诶金龙鱼,你这口味转的很大啊,才一个月不见,就喜欢男孩儿了啊?”
黄景瑜紧了紧搂着许魏洲的手,认真回答:“我不喜欢男的。”
“那你抱的谁?”
“我媳妇儿。”
许魏洲刚好这时候回过神来,被这几个字眼一激,明白黄景瑜这绝对是认错人了。
他试着掰开扣在自己腰上的手,却反而被越抱越紧。
“草泥马……黄景瑜!”他大着胆拍了拍黄景瑜的脸,“抱错人了!赶紧给我松开!”
哪知黄景瑜一点儿松开的意思也没有,还趁他不注意亲了他嘴唇一下:“没抱错,我抱着我媳妇儿呢!我媳妇儿叫洲洲,没错的。”说完他还朝许魏洲呲了呲虎牙。
“……滚你妈!谁是你媳妇儿!”许魏洲嘴上骂着,身体却停止了挣扎,他又高兴得声音带颤了:“叫……叫老公。”
“老公。”
“哎~”

许魏洲跟黄景瑜正式交往的第一个月,黄景瑜在舞蹈大会南京场给他设置了后台vip专座。
第二个月,许魏洲买了机票偷偷飞到非洲去探望吃沙子中的黄景瑜,并为他送上千里迢迢带来的老干妈。
第三个月……Emmmmm,黄景瑜趁着休假跑到许魏洲家里做尽了不可描述的事。
第四个月,第五个月……
他们被狗仔拍到好多次,有一次极其严重,黄景瑜笑嘻嘻地站在经纪人面前收下了那几张他们互啃的照片,然后跟他说,他想公开。
经纪人五雷轰顶一般呆了十分钟,才有气无力地一挥手:“你想去就去吧。”

END.

评论(4)

热度(62)